今天是:2021-09-16 19:19:45 巢湖市私立斯辰学校

当中秋遇上诗歌

发布日期:2020-12-23 08:30:30 来源:巢湖市私立斯辰学校 阅读次数:

    初秋的夜晚,月光不急不慢地撇落,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,低声吟诵咏月的名句,时光缓缓,岁月静好。又是一年中秋月圆时,谁人望月寄相思?
    中秋佳节,是中国传统的节日之一。那么我们对它又有多少了解呢?这个古老的节日,大约成熟于初唐,盛行于宋,绵延至今。“月”作为中国古典文学中最常用的意象之一,又是中秋佳节的主角,那关于此类社交则免不了。每当中秋之际,人们或是相聚赏月,或是望月抒怀、对月吟诵。于是乎一篇篇不朽的诗篇惊艳世人。统计《全唐诗》,共有49000多首,写到月亮的,有5377首,占了11%。流传至今,吟诵月亮的诗作依旧被现代人所追捧。
    那轮明月到底有何魅力?让历代名家都为此不吝泼墨。
    月中景美。排行“初唐四杰”之首的王勃,路过南昌创作《滕王阁序》,结果一炮而红。以至于人们似乎忘记了他写诗也是一绝。当然他也写过月亮,其中最有味道的是《山扉夜坐》。《山扉夜坐》“ 抱琴开野室,携酒对情人。林塘花月下,别似一家春。”深邃的夜里,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梢头。身旁有花,有树,有琴,有酒,还有情人。这种美好于心底滋长蔓延,缠绕于林塘花旁,一时间世间的所有都淹没在这皎洁的月光中。随即而来的是一位叫作张若虚的诗人,可能大家对他生平了解甚少,但一说起咏月诗篇怎么也绕不过他的《春江花月夜》。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,艳艳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……”闻一多先生曾盛赞道“诗中的诗,顶峰上的顶峰”。写月的唐诗如今已不胜枚举,然而张若虚就以这一首压倒全唐,以至于后期许许多多的追随者都拘泥于无尽的焦虑中。这轮月光照过杜甫,他说: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;照过张先,他说“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来花弄影”;也照过欧阳修,他说: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……我们不得不承认它是美的。
    月中情更美。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从古至今,月亮承载了许多情感。如唐朝名相——张九龄。他的风度无人能及,为开元盛世打下了夯实的基础。也正是有这种博大的胸襟,才能咏出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诗句,更与大词人苏轼《水调歌头》中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此时月亮有超越个人乃至具体物象的博大雄浑之情。人生有太多的事情,不是美好的意愿所能左右。同是唐代田园诗的代表诗人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境遇。孟浩然一心想做官,却大半生隐居田园;王维想归隐田园,却一生都在做官。造化弄人,也不过如此。求官之路道阻且长,一次次的官场挫败使孟浩然的功名心,渐渐淡下来了,于是乎一首首诗作呼之欲出,他写道“移舟泊烟渚,日暮客愁新。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。”而王维想逃离官场,但一直深陷其中,为了排解烦闷一首首寄情于月亮的诗作奔腾而来,直击人心。如“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”,又如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”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等。此刻月亮有寄托理想、抚慰和净化人心之情。唐后主李煜用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”抒发亡国的愁苦。
    一直以来月亮寄托着许多情感,其中最简单也是最沉重的莫过于思乡之情。是啊!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寥寥数语,思乡之情跃然纸上。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更是一种直截了当不加掩饰的思乡之情。苏轼的那句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”久久不能消散……月亮从来不缺乏思乡之情,每个人都有故乡,历史上有无数个异乡,有无数的迁徙和无数个故乡,从而注定了漂泊在异乡和通往异乡路上的无数身影和叹息。沉重的思乡之情我着实不敢触碰,一时间所有的关于月亮的诗篇都涌出脑海。
    如今,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,一轮圆月悄然爬上梢头。庆幸此刻正是合家欢聚时,心中尽是欢喜。(马冉)